糁毡子

佛系理科高中狗。

【瞳耀】我誓做你忠烈的守护神


一个直女痛并快乐着围观罗曼史的心路历程。

题目来自木心的诗《五岛晚邮》。

————————————————

下到楼梯拐弯处时,我听到了那几个小护士并未掩饰的议论。内容无非是她们没有多少机会涂的口红或是遇到的千百种奇怪病人。令人压抑的病例她们一概不提,医院的女孩们见多了被上帝无故拆解的残肢,只想互相搀扶着行走在无影灯下。她们向我笑着打招呼,一个常常帮我带饭的女孩问我:

“今天还吃煎饼果子吗?”

我点点头,有些抱歉的谢了她。她犹豫地向后看了看同伴,然后带着被怂恿的勇气和好奇问我:

“最近那个沸沸扬扬的案子听说移交了SCI?”

难怪她们好奇。

能移交SCI的案子无不是凶险诡异于一身...

2018-12-15

【瞳耀】雪与关东煮与未完成的表白

原著第十七案看完辣
全程带入季老师的神颜
码一个日常甜饼(算是…吧…?)
含少量原著剧情预警。
季肖冰和奶糕是什么绝世宝贝。

——————————————————

淡灰色的清晨。

表被白羽瞳挂在床头那面墙上,展耀含糊地嘟囔了两声,伸手向身旁摸索。随之勾起手指,任那两枚冰凉的耳钉滚落进手心。他松松握住,胳膊撑起半个身体,眯着眼睛仰头去望指针的站位。

对时间的认知让他小小惊呼了一声。他爬起来拉开窗帘,视觉战胜了被暖气麻痹的感官——视野里银灰色的雪地和蒸发出的同样银灰的天色,身体在一瞬间感受到了寒冷。展耀搓了搓手臂,把脸贴上玻璃,在高楼后找到了被切割下一半的模糊太阳。

“猫儿?”

白羽瞳的衬衣口...

2018-12-08

【德哈】少年德拉科之烦恼

第一人称短打
十九年后预警

——————————————————

“可爱的读者哟,你哭他,你爱他,

请从非毁之前救起他的名闻。”

我的幼年满是醉人的蜜糖,母亲的溺爱与父亲的魔杖一同指导我前行。那时我身旁多是浅薄之辈,克拉布夫人尤为喜欢夸赞我的头发,而她的儿子尚在无知年岁,就已经把凌虐小动物和讨好我干得一样好。我不常出庄园,而是整日阅读藏书,按时运动。我有一把精心修剪的扫帚,是七岁生日那年父亲送的。我七岁时他就已经不再叫我小龙,好像里面包含的慈爱会损毁马尔福的威严。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多来自布雷斯。他与我同龄,神情高傲又有痞态,但至少在我面前显得真诚。

他那有七个情人的母亲不经意间已教会布...

2018-11-10

执念

算是对少年包青天系列执念的一个了结?
展昭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版本里的。
十分混乱。
占个沾点边的tag吧。

———————————————————————————

卖花的小姑娘对和尚说,她要听故事。

小姑娘是真小,还在喜欢穿地俏丽的年纪,辫子绑的歪歪扭扭,插着一朵淡粉的花。

小姑娘家里不需要她卖花,但她天天上山来玩儿,和尚建议她带个花篮。

和尚名号大,称戒色大师,可惜天天蹲在寺门边的石头上没人搭理。小姑娘想听故事,一个和尚哪里知道什么故事呢。

然而和尚还真有。

“没有很久以前,有三个人。书生是个白面书生。县令是个黑皮县令。和尚是个秃驴娃娃。”

那个时候包拯没入庙堂,端得一颗解谜的执拗心...

2018-10-02

【德哈】波特像

小甜饼大概?
短打一发完
一丢丢斯莉
食用愉快

———————————————————

圣人们活在他们自己的时间里。

——马尔克斯

1.

人们立了一座雕像。

献给哈利波特。

2.

雕像建成于一个雪夜,是哈利波特真人大小的十倍。头发姜黄的魔法部长低声念诵赞美圣人波特的诗文,数千名巫师站在粉末似的雪中聆听,数千支魔杖荧光闪烁,在白色中隐约成一锅不温不火的汤。那是巫师们记忆中最大的一场雪。

即使战争过去,人们依旧被熬煮。

3.

修建雕像的花费来自马尔福家族在古灵阁的资产。威森加摩没有人反对,权当这是赦免纳西莎和小马尔福后应得的报偿。

一切发生的理所应当,战争的伤口很快结痂,人们把波...

2018-09-15

【德哈】人格测试

小甜饼。一发完。

梗自网易云音乐人格测试。

ooc是我的,心动是他俩的。

与迷之敏感词斗智斗勇。
————————————————

“嘿哈利,来做做这套心理测试!”

哈利把自己的袖子从罗恩手底下扯出来,不耐烦的用南瓜汁冲下早饭:“我以为这是一二年级的小女巫才会喜欢的。”

“我亲爱的小哈利,”

“你这话可太让人伤心了,”

“这可是我钻研了两个星期,”

“不其实乔治负责给我冲咖啡,”

“我和弗雷德翻遍了整个图书馆,”

哈利面无表情的用甜甜圈堵住两个红毛的嘴,使他们看起来像一对患难与共的长毛犬。“你们差点用不知道什么魔咒烧光了藏书,”他面色阴沉的说,“赫敏已经三天没关照过我的魔药...

2018-08-30
1 / 6

© 糁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