糁毡子

从新开始。
爬墙很快,也会不定时回来。
最近主要搞声二。

头像画师@刀锋与吻别

【试阅】浮泥

就是个片段灭文。没啥脑子。

*琅琊榜AU*

————————————————

#“同名同姓之人不少见,可偏偏是宜霖…为什么偏偏是宜霖?”

何亮辰一拳砸下,盛怒之间已隐隐有了帝王气势。他困兽般沉默了一会儿,再次问道:“王阁主掌天下秘闻,不会瞒着我另有所图罢?”

男人一甩袍袖,一派风淡云轻道:“殿下放心,他便是专程来送您白帽的。这个名字在琅琊榜上呆了五年,就算您不喜,轻易也改不得。”

王字头上戴白,这是要助他登皇位。

如此荒诞狂妄之语,由王上嘴里说出来并不会让人觉得玩笑。

琅琊榜榜首要入仕,天下也就要变了。

#“我想选你,辰王殿下。”

#“你以后还是少碰他的东西。”

何亮辰没...

2019-11-08

Surrender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两何流域+上浩

可能有点无意义的浩气霖然


—————————————————


因为有辆火车要开了,而我的祷告没有明天。


1.

接到何亮辰电话的时候胡浩刚下飞机,带着没倒时差的脑子和想不清楚的未来。他眯着眼把包甩到肩膀上,从夹层里挖出手机和唇膏。还没来得及看微信通知里的王上,何亮辰电话已经拨了过来。

“我在飞机上你打那么多电话干什么?”胡浩问。

“浩哥,他出车祸了。可能站不起来了。”

他是否应该谢谢何亮辰没有念出那个让他心脏停跳的名字。事情本身反而虚幻起来,他们相隔万里的电磁波沉默了足足五分钟。然后胡浩听到自己身体里骨头碎裂的声音。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发生了...

2019-10-20
1 / 8

© 糁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