糁毡子

飘飘旗语只有你看得懂仍是从前那句血腥傻话_

德哈/ggad/莫福/麦夏/福艾/赫亚
元白/包策/猫鼠/启祯

但这一切与我无关。尽管我有一种模糊的预感,一种完全失重状态的恐慌。我等它离去,如一只灰蛾飞离我的躯体。那种粘腻窒息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轻微的耳鸣,灵魂在皮囊和重重脂肪后窥视,尼采给了我一个夸张的大笑,笑声通过我的双腿传播。

(于是我知道我物理完蛋了wtf
去他妈的月考

评论

© 糁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