糁毡子

飘飘旗语只有你看得懂仍是从前那句血腥傻话_

德哈/ggad/莫福/麦夏/福艾/赫亚
元白/包策/猫鼠/启祯

【德哈】旋转林木(一)

哲学教授拽x学生哈,我要无死角苏德拉科。

~~~~~~~~~~~~~~~~~~~~~~~~~~~~~~

马尔福袖口处沾了粉笔灰,字和人看起来一样华而不实。哈利换了个转笔姿势,用嘴角把笔帽向外拽。吱吱嘎嘎,咔,卡口脱离出来,马尔福把袖口挽到手肘,伸展出一小截腰线,和他眉尖一般锐利。男孩叼着被折磨的坑坑洼洼的塑料,周围有尖细的吸气声,他捅捅赫敏。

“怎么样?我打赌有这新来的,马上哲学课就要早起占座位了。”

女孩看起来不以为然。

“吉德罗洛哈特教授的微笑是钻石的闪光,只会让大家看清楚马尔福发亮的额头。”

哈利耸耸肩,识趣的不与之争辩。马尔福的针织外套随移动而微敞,恰到好处的展示着它掩盖下那一层薄薄的脂肪。窗户没关,哈利的脖颈处蹭过一阵凉风。他在gay吧勤工俭学,知道如何欣赏一个男人,譬如说,蓝灰色半透明的瞳孔,瘦削的肩头,上唇则是傲慢的丘比特之弓----发际线不过是发胶恪尽职守的证明罢了。

“嘿,哥们儿。” 罗恩的右太阳穴印着一块发红的褶皱,这也不过是他上课恪守本分睡觉的证明罢了。发胶留下马尔福神气活现的光亮额头,但罗恩在考试前誊抄课堂笔记时总显得毫无实用性。

“哥们儿,”罗恩捣着哈利的肩胛骨,“别跑神儿,秋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块粉红泡泡糖,你不该错过的。”

这么说太尖刻,哈利恍惚的想,起码作为回报罗恩会包揽舍友的脏袜子,做他们的篮球小天使。今天投三分时秋张在看我。我余光瞥见她在喝水,还在紧盯着我。等等,秋张,粉红泡泡糖?

他尝试挤进秋张目光的轨道。这很容易,她的眼睛黏在新教授身上。看到哈利投过来的眼神,马尔福的眼珠闪过一丝不带情绪的探寻。

女孩怎么会喜欢这种男人,哈利的恶毒如火车脱轨, 耳朵充血发痒。 这种肤色苍白,惺惺作态,三十岁铁定谢顶的男人。

“我错了赫敏,他比不上洛哈特的一根睫毛。”

哈利波特以他最贵的球鞋发誓,他看透了这个马尔福的丑恶嘴脸。



但当哈利真的狭路相逢洛哈特时,他宁愿自己还在上哲学课。

“啧,瞧瞧咱们的篮球队长,帅气的小伙子。哈利,这是我新著的书,我一直很欣赏你,这本送你,不要再去书店挤了。稍等稍等,我签个名,不然多没诚意。”

等到洛哈特搂着他的肩找自拍角度时,哈利脑子里只剩下拿篮球把这人拍出鼻血一个想法。

“吉德罗。”

伴随那个轻柔的声音而来的是停在他眼前的马尔福的皮鞋。一看就很贵----哈利皱皱鼻子,他对这些向来不上心。

洛哈特松开哈利,脸上好像被嫩核桃汁泡了一般泛着涩:“马尔福教授,有什么事吗?”

哈利抬起头,马尔福虽说是和洛哈特说话,目光却饶有兴致的落在他身上:“明天有个会议要开,麦格教授叫你有事。”

他目光轻飘飘的转走离开,古龙水的味道在哈利鼻尖打了个旋儿。 洛哈特似乎没了兴致,又和哈利寒暄两句便匆匆走了。




哈利宿舍的窗户外边有棵树,长的很歪斜,现在在夜晚的烟雾中却变得窈窕了。他把窗外细碎的声音听作树皮爆裂,拿指关节刮着玻璃上的阴影,猜测树的种类。

罗恩一手塞薯片,一手划拉油光水滑的手机屏:“哈利,你永远活在别人的ins里。”

哈利伸长脖子瞥罗恩的手机,不出所料在他扭曲的面部旁找到了洛哈特的“钻石的闪光”。

刚见洛哈特时他拿哈利父母双亡却得奖学金保送说事,如今开口闭口篮球队长,反倒让哈利少磨了几次牙。今天洛哈特的模样值得哈利灌三瓶啤酒。此外,洛哈特似乎与马尔福不太对付。

这并不能掩盖马尔福的丑恶嘴脸!哈利抓起一把罗恩的薯片愤恨的嚼着。暗恋是件辛苦活,尤其是辛苦一年后,尽管马尔福并没有做什么,但秋张的几分钟注视足够哈利判他万劫不复。

罗恩已经爬上了床:“周末你还去吗哈利?”

“当然。”

gay吧是鱼龙混杂的地方,照理说不适合大学生勤工俭学。哈利刚入学时校园风流人物布雷斯扎比尼靠大秀球技和他勾肩搭背,说要请喝酒一请请进了gay吧。

“别慌,我直的跟这凳子腿一样。这是我叔叔的地方,来这儿请你我不用花钱。”

“你拍完酒保的屁股说这话还有意义吗。”

一码归一码,这里离学校近薪水也高,哈利并不介意做点牺牲。

牺牲。比如现在同寝室的西莫斐尼甘先生暧昧的笑容,或赫敏看到洛哈特ins后多半会发出的啧啧声。

罗恩的鼾声已经响起,哈利爬上床,继续思考树的种类。他又想起马尔福的古龙水,那味道像雨后风带进宿舍窗户的被浸泡的木香。他的大脑仍在运转,罗恩的鼾声渐渐离他远去。洛哈特的一口白牙,他在书上签的名比马尔福还浮夸。“吉德罗。”哒哒,哒哒,哒哒,皮鞋跟扣击石板路。“吉德罗。”那声音无比轻柔,透着古龙水味。蓝灰色半透明的眼睛。“明天有个会议。”哒哒,哒哒,哒哒。


哈利睁开眼时已天光大亮,夜里下过一场小雨,潮湿的树的气味正从窗隙中渗进来,如稀释过的济慈的诗。

评论 ( 8 )
热度 ( 38 )

© 糁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