糁毡子

佛系理科高中狗。

【德哈】旋转林木(三)

这章自己觉得很繁琐...
还是希望大家用评论砸我
---------------------------

大学对于哈利而言是枯燥无味的,不妨说他从出生到成年礼都是枯燥无味的。哲学,他看着满当当的座位,烦躁的用指腹刮擦书本。他曾经希望哲学能带来些别的,另一些不一样的枯燥也好,把他变成赫敏那种人,那种把知道,愿意,能够有自我变为人生的punchline的人。

赫敏在人堆里冲他招手。哈利勉强抵达目的地,负气一样把书甩出响声。

“我就说马尔福没哪点好处。”

女孩剜了他一眼。

“那也没见你早起来占位。”她以玩笑的口吻补充说,“看,这些爱慕低级虚荣的女性。”

“这就是你上厕所没人陪的原因赫敏。”哈利调侃,注意到罗恩向女孩投来敬意的目光(尽管他仍昏昏欲睡),“看,韦斯莱先生折服于您外延的巨大人格。”

马尔福这几天的衣服就没有重样的。哈利打量着,直直脊椎。教授带着浅淡的笑意开口,他的食指和中指间夹了支粗杆万宝龙,手背上淡蓝的筋脉舒展:

“诸位里很多人我没有印象...哦,”他加大嘴唇的弧度,“我看到有比较文学的姑娘,我见过您。谢谢。你们在这里,我每说一个字,不仅我,世界都比刚刚更加喜悦...”

他的视线扫过哈利的座位,随即俯下身子捣鼓自己的PPT。

哈利的精力集中和神游并不冲突,马尔福的声音柔韧的穿透耳膜。“法哲学原理”,哈利用力甩半残的水笔,瞥到罗恩画了整页的Hegel,最后一个l勾斜拉出去,咬牙切齿的犁开纸张。


时间是一场高热,稀里糊涂就呓语着消失了。

几周来一切平稳的行驶,偶尔他还会不小心看到秋张而失措的扭过头,公开课的人数渐渐不那么夸张。

只有马尔福看起来是新的。

学生当然早已习惯了马尔福教授,连洛哈特对着他都不再笑得勉强。但他是新的。

他是湿漉漉的,干净的黑胶唱片,有陈年香气,但也是薄暮金黄的烟。不管怎么说,他慢慢成为一个坐标,哈利以他来定义世界的流逝与旋转。因为他是新的,哈利想,一座没有阴影的庙宇。



他第二次在酒吧碰到德拉科,也是德拉科第一次在那里看到他。哈利几乎忘了几周前他还和布雷斯嘀嘀咕咕马尔福的到来。这次地点是暗的暧昧的厕所,但似乎并不是太体面的相遇。

德拉科在呕吐。

哈利费了几秒钟才拼接好这个概念----这简直是个畸形的概念。他认出马尔福教授,发现他在呕吐,之后挤挤眼再次确认他是德拉科。

德拉科用凉水摩擦自己的脸后抬起头,在模糊的镜面中看到举着抹布杵在那的哈利,他费力的转身。

马尔福的眼睛在灯下蒙了一层灰,一股莫名的慌乱接管了哈利的口腔。他咽了咽口水,打破诡异的对视:

“我来挣外快。”

气氛依旧是雾蒙蒙的暗黄,德拉科维持了半分钟站立的姿势,尝试迈步。他重心偏的厉害,摇摇晃晃,哈利急忙扶住他,德拉科再次停下,盯着他看了半分钟,像刚认出他一样缓慢的开口:“波特。”

声音轻柔但嘶哑,使人联想到一片毛边的不规则丝绸。

德拉科眨眼,眼帘的开合沉重机械,他确认一样重复道:

“波特。”

哈利皱着眉头:“你是怎么来的教授?”

又是半分钟,德拉科的舌头像在推西西弗斯的石块似的:“车在外面。”

对于他现在这副样子,这个回答没什么价值。德拉科扶着哈利的肩膀,跌跌撞撞走出了卫生间。哈利在一群花枝招展的男人中间找到了布雷斯,他比上次衬衫被灌了半瓶墨水还要不高兴:“哈利波特,别老打扰我。”

哈利没好气的再次扳过他的头:“这家伙有跟什么人一起来吗?”

“马尔福?他一直都自己来,”布雷斯啧啧道,“比你来的还频繁。”

哈利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上:“我和他来的性质能一样吗,后天篮球赛锤爆你扎比尼。”

“我说,你问我也没什么用,”布雷斯端着酒杯往回走,“不如你把他送回去,我少这个麻烦给你加工资。”

对布雷斯的腹诽消散于德拉科的车前。

哈利伸出食指碰碰车头的飞天女神,德拉科松开扶着他肩膀的手,倚在车上:

“会开吗?”

哈利的喉咙有点发紧,看着挡风玻璃上自己流动的影子:“古斯特?”

德拉科保持着微笑,手指勾着钥匙扣旋转,只有下过一场雨一样的半透明瞳孔淌出涣散的神智:“会开吗?”

当然,每个男孩都爱开车,没有驾照也有七十迈的勇气。哈利张张嘴,还是气馁的闭上了。

开罗恩家破烂的雪佛兰和马尔福这发亮的古斯特不是一个概念,此外他对马尔福还是有意识的疏离。难道说是畏惧?他收回抚摸飞天女神的手。因为教授的身份,还是不符合这个身份的呕吐?

德拉科倚门安静的站着,保持着微笑。他看起来像黯淡的银烛台。总不能让他靠着车睡一晚上,哈利劝自己。他一手扶着德拉科,后者顺从的摊平手掌让哈利取钥匙。

路上德拉科时不时半睁开眼睛,把转弯的方向艰难地推出喉咙。之后哈利会倾听到德拉科均匀的呼吸,包裹以沉默。

以沉默,直到劳斯莱斯悄无声息的结束行程,德拉科的呼吸声在沉默中滑行,而哈利开口捕捉它:

“马尔福教授。”

德拉科睁眼时轻微的爆裂声,也许是错觉。滑行的乌贼喷出了它的墨汁----

“这么晚了,不如将就一下我这里的客房。”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糁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