糁毡子

佛系理科高中狗。

【德哈】旋转林木(八)

其实想法是这样的:
我想看看哈利如果失去了作为唯一人生目标的敌人后,他的人生会怎样受到德拉科的指引。
所有说喜欢的读者,爱你们。
我写东西太跳,仍希望有评论建议www
---------------------------

德拉科开始担负起情人的职责----虽然违和但看似顺理成章,几乎无微不至,从监视他按点吃饭到威胁他好好复习。哈利对前者很是不满:

“你自己天天宿醉我不就少吃顿饭吗?”

德拉科不做任何辩驳,用照常的行为告诉哈利他采取非暴力不合作。

哈利重新开始频繁做梦,期待第二天来临,分辨德拉科是否换了须后水。他也不再总是打扰罗恩和赫敏,布雷斯的回避态度让他奇怪,但和德拉科没有联系的事物不具备入眼的意义。

这是肌肤与吻搭建起的共和国,是他将想以火封存的日子。






德拉科消失的很突然。

即便多年以后他们一起回忆,哈利也仍能感受到当时浓重的眩晕。没人知道德拉科去了哪。船锚断了,他被流沙裹挟着,茫然若失的去他住过两夜的地方,那里门窗紧闭,规整的像德拉科风衣上仔细的扣子。他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附近和酒吧游荡,但再没有在某个角落撞上所期望的蓝灰色眼睛。

短短几十天里----关于时间的概念也是德拉科赋予他的----马尔福成了他星系里的恒星,带来轨道,明日和不期而遇。哈利甚至有哭泣的欲望,马尔福是如此不负责任,可德拉科应该有什么责任呢?他摇着脑袋,因为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而变得暴躁。




一切荒诞不经----或者说,太过戏剧性。如果不是布雷斯来找他,或许哈利会把发生过的事当成冬天夺走的一小支插曲,当成被泥土掩盖的泡沫,然后继续,继续生活,继续德拉科来之前没有坐标的“生活”。但布雷斯来了。

他会一直为此庆幸的。

“他应该跟你提到过他爸爸吧?马尔福家族是从西西里岛发家的黑手党,卢修斯马尔福把祖辈的产业变成了新英格兰黑手党中的贵族。”布雷斯似乎挺期待他的反应,后者却面无表情,“就我了解,德拉科多半家里出了什么事被带回去了。”

哈利人生的前二十年狭窄到现在几乎无法容纳布雷斯灌输来的概念。他竭力维持正常的表情,盯着布雷斯淡褐色的瞳孔挤出质问的喘息:“你又是从哪知道的?”

“哈利。”布雷斯漫不经心,或者表现出漫不经心的笑着,“我一直都认识他。我家可不止开个酒吧,兴许我的妈妈和她不知第几任男伴在这家伙吃奶时还看过他。”

而且,布雷斯想着,哈利,你天生就和我们这种人互相吸引。就是那个傻乎乎的罗恩,他那两个哥哥,查理和比尔,也绝不能以常人论之。只是你从来没发现蛰伏在身体组织里的天性。只是这最终会如何发展都取决于你自身。

“...好。”

男孩丢下半个词扭头要走,布雷斯诧异的叫他:“你没有找找人的打算吗?”

哈利扭过头向布雷斯笑。他自然明白布雷斯从未把他和德拉科的情人关系当真,他也出声证明这一点:“我还没有和德拉科扮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打算。”

“没那么严重。”布雷斯带着点疑惑地笑了,“德拉科可是他家的宝贝。”

但紧随而来的还有一句话。

“我会去找他的。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可干的呢?”

布雷斯最终咽回在舌头上滚了一圈的句子。这是幸运还是不幸----胚芽会长成哪种树木,那个德拉科回去的而他永远也不想回去的,是整块黄金剥落而成的坚硬的眼睛。

哈利尝到苦味。滴漏的胆汁或是德拉科遗落的潮湿。爱情还是激情对他来说并没有值得布雷斯刨根究底的意义。哈利周围没人提供指点和提醒,命运的深渊突然就吞进了他凌乱压抑的一切,投射向德拉科并透过德拉科表达。

他叹口气离开了布雷斯。“找到德拉科。”这念头也许太过天真。但正是它的明了让哈利激动到发抖。“找到德拉科。”这是一个意义,是给哈利波特的神谕。



“喔。”阿不思赞叹道,“酷。黑手党。”

斯科皮赞同的点头。他不止一次幻想德拉科或者布雷斯叔叔如果做出其他决定会发生什么。少年总是喜欢思考明知幼稚的事物。

“那后来呢?是真的黑手党吗?有人受伤吗?他们在哪开枪了吗?”

“不,”斯科皮学着布雷斯故弄玄虚的笑,“故事哪来的真假。什么都没发生,没有枪战,没有死人,连支掐灭的雪茄都没有。”

阿不思微恼的拍拍桌子:“没发生他们怎么把你养大的?快讲,马上就要吃饭了。”

斯科皮冲他做了个滑稽不足诡异有余的鬼脸,好整以暇的拉了张椅子坐下,左手捧书右手敲击键盘:“别急,我先把论文开个头。你要是想的话哪次我放假回家带上你一起啊?我打赌哈利会很喜欢你的。”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糁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