糁毡子

佛系理科高中狗。

【包策】不负责任的一小段前文

是一个包策24h活动的前面一些和设定相关的东西。没剧情。
正文会在四月八号和大家一起玩(
海豹瘫(
---------------------------

“茶旗经雨展,石笋带云尖。”

“谁给那死螃蟹的胆子把小绿扔了?!”

开封府尹站在贴满妖魔鬼怪的屋子里气到要摔扇子。四大门柱面面相觑,展昭担心的询问道:

“先生有事吗?”

张龙眼睛提溜一圈瞄到公孙策无所谓的神色。

“放心吧,我是茶仙又不是茶精。一个个跟我丢了本体一样。”

“我...花盆下面还有我三本名伶啊...”

包拯一副要哭的脸色,招惹的公孙策举起算盘要打,“胆子够大的那里也敢藏?”

“先生当时就是从那冒出来的嘛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嘛那三本可是珍藏限量版的嘛死螃蟹怎么还不去死的嘛...!!!”




是了。公孙策,超尘脱俗一茶仙,因为包拯这家伙装修府衙做绿化贪便宜被挖过来,头晕转向的刚现身就被包拯给套牢了。

“先生先生先生茶仙认主吗!”

...你以为养宠物呢?

府里从此不缺仵作,账房和郎中,包拯成日怕他跟老鼠见猫无异,倒像是开封府认茶仙做了主。

这对公孙策来说本是年岁漫长无趣,与这些人厮混打发时日。相处久了却从心底觉出对大人的敬重来。茶仙本来是浮萍散漫无所牵挂,包拯的家国大义却逐渐在他身上抽芽。一年时日他第一次与整府人过年,展昭举条烤鱼正开心,包拯献宝一样的过来。

“先生辛苦。”

府尹手里的物事把公孙策从四大门柱吃的太多的烦恼中拉了出来。剑脊两头尖,颜色乌亮,一看便是质地上好的墨。

“向皇上讨的廷珪墨。先生这支笔,要书尽包拯为百姓立命的初心。”

那天晚上月牙的光照透了公孙策的心,除了茶叶的苦,他的嘴角第一次尝到另一人的微甘。





那时他最终没有因为三本名伶打包拯。他没说的是,为人类受过伤的茶仙会变老,虽然没有死亡却有漫无尽头的沉睡。但丧尸的咬伤没有留下疤痕,他也从未后悔。

这支笔一写,便是一生。他再醒来,日头毒辣,天下不再是那个天下,他不再需要挥毫泼墨,并肩而对的不再是丧尸西夏襄阳王,而是日寇与枪口。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糁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