糁毡子

我本云端一散仙。



佛系理科高中狗。

【德哈】男巫育儿手册(一发完)

一发小甜饼。
灵感来源于女巫和她们养大的孩子那个梗。只恨自己不会画画。
激情产物。食用愉快。
---------------------------

1.

哈利波特是一位长生不老的巫师。

和所有巫师一样,他住在霍格沃茨森林深处,每天只穿黑袍子来掩盖他那惊人的美貌,那美丽的像他腌死的癞蛤蟆的绿眼睛,那茂盛的像雨后的黑蘑菇簇的秀发...

他有两只松鼠仆人。年轻的一只叫多比,总是因为用力过猛而办砸主人给的事。另一只老的叫克利切,是哈利捡回来的,却对包括哈利在内的一切事物有刻骨的敌意。

就是因为这两个不靠谱的松鼠仆人,女巫赫敏竟然对哈利喋喋不休----她认为哈利作为巫师不尊重独立的生命。

哈利很委屈。

严格意义上哈利并不是个合格的巫师。他坩埚的消耗量在霍格沃茨榜上居高不下,仅次于挪威隆巴顿----可人家有一块自己的药埔。直接后果就是他穷到买不起新眼镜,以及看到那个孩子时犹豫了几秒上下。

一个孩子。

确切的说,一个婴儿。



2.

哈利在一棵老山楂树下看到他的。包他的小被子上绣着一条凶神恶煞的龙,孩子肥嘟嘟的脸侧撒着几缕稀疏的淡金色头发,蓝灰色的眼珠并不像寻常婴儿那般明亮。他不吵不闹,似乎过分乖巧,待哈利绕过来抱他时发现了原因。

树后的泥土被血浸透了,兴许过了一晚,从稀软变到结板,黯淡的红紫色溯流到源头上的那个倒地的女人。

哈利检查了一下,贯穿枪伤,多半是因为失血过多。

是寻仇吗?森林边缘有一栋公爵的小楼,难道是这个女人拼死救出了她的孩子?

哈利把他抱起来,孩子安静的以婴儿常有的神气瞪视他。他把孩子抱离死相扭曲的女人,魔杖自袖口滑出,半声喃喃后山楂树下平整如初。被子上的龙隔着一个维度尝试向哈利喷火。男巫垂着头瞧了一会儿,慢慢带出点笑来。

“叫你德拉科吧。”

不管怎么说,之后每天的哈利都在为了奶粉钱而努力奋斗。韦斯莱双子百货驻扎在一株巨大的空心橡木里,他们那掺了蜂蜜的牛奶是德拉科的最爱。

不会做魔药的哈利只能捉金色飞贼补贴家用。金色飞贼这种小鸟的羽毛是珍贵的药材,也是斯基特那种女巫肯出大价钱买的装饰物。当然,哈利只是用娴熟的魔咒帮它们脱毛,这些有魔力的小鸟很快会恢复如初。

德拉科刚被哈利抱回来时,克利切像是突然活了似的。这个一岁的娇嫩仿若流动的生命注给他一股细流。他开始照料德拉科的生活起居,为他用核桃壳做鞋子,准备早饭时哈利也跟着沾光。



3.

德拉科五岁的时候第一次偷偷玩哈利的扫把,骑上去不会下来被带着在树间乱窜。
克利切发疯似的把哈利拖来时小孩已经在几层楼高处摇摇欲坠,多比在下面上蹿下跳无计可施。哈利让扫把落地时德拉科咬得嘴唇发白,满眼眶都是泪最终也未哭出来,只是抱着哈利一声不吭。

哈利也慌了神,坐在树下低声安抚了德拉科一个下午。森林里永远迷蒙的阳光施舍给他们几点温度。怀里的小软团子第一次让男巫感觉触碰到了生命。

他突然意识到德拉科是人类,人类会长大,会变老。

会死亡。

那天下午,他抱着睡着的德拉科坐在霍格沃茨森林中央,继老巫师邓布利多追随那名叫格林德沃的人类死去后,第二次升腾起巨大而空虚的恐慌。


4.

十来岁时德拉科已经比他高出一个头,逐渐显露出魔药方面的天赋。

哈利终于在十几年养孩子的艰辛后得到了报偿。清早德拉科早起通读哈利书架上落灰的古籍,哈利在角落缩成一团轻轻打鼾。

德拉科总是蹑手蹑脚蹭过去,半靠在他身上阅读。哈利十几年来在他记忆里没有变化,一直是十几岁少年的模样。长大的德拉科能觉察出他们之间的不同,男孩对这个人的态度也由对长辈缓慢的转变着。

从他磕磕巴巴带着自己读魔药书到帮他做魔药。

格兰杰和韦斯莱那两个巫师走后为哈利盖好被子。

长到和哈利一样高时第一次揉哈利的头结果被甩了倒挂金钟。

...

直到他十八岁成年那天早上,哈利依旧睡眼朦胧的向他问早安,德拉科鼓起勇气从男巫嘴上偷了一个吻。

哈利发了五分钟呆,第六分钟抓上袍子跑进了森林深处。


5.

留在小屋的德拉科被攻击了。

他并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但黑魔标记在森林里炸响时他脑海里隐约闪现出女人抱着他的淌血的手臂和倒在他面前的男人背影。

他握紧最新配的一剂福灵剂,向里边加进了最后一种配料。

金色飞贼的羽毛粉末。

那里面残留着哈利的魔杖气息,他好像又回到了五岁,高空中无助的漂浮,以及对哈利会来的一丝念想。



6.

看到黑魔标记时,哈利正坐在邓布利多的墓前理清思绪。线头刚刚牵引到老人生前那句“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

哈利扭头就向家跑----死亡是一场伟大的冒险,但他永远不会让德拉科在冒险中接近死亡。

催动扫把加速,又有几个黑魔标记在森林各处炸开。

放黑魔标记焰火的那伙人目的是剿杀巫师。会是他们害德拉科成了孤儿吗?可德拉科明明是人类?越来越多的巫师从森林中隐秘的藏身处走出,加入向着黑魔标记方向的洪流。



7.

即便有福灵剂,他也快撑不住了。

浓重的绝望包裹着德拉科心里关于哈利的那缕念想。他心一横,把剩下半支福灵剂悉数喝下,又侧身躲过两颗擦脸而过的子弹。

“时至今日,卢修斯仍会为他的背叛付出代价。”

他们中长有蛇脸的男人阴冷笑着。

“这些来自地狱的巫师,还有你,马尔福家的小杂种,都得死。”

他的枪举到一半,手腕被飞来的一道魔咒击中。哈利已经赶到,德拉科纵身一跃跨上那把扫帚。男巫在他身前质问道:

“为什么杀德拉科的爸爸?”

蛇脸男人端详哈利的脸,像是认出了他额头上的疤:

“我记得你,有一次我差一点把你们和邓布利多一网打尽。至于卢修斯,呵,说出来你大概会很激动吧。听闻故人事总是让人激动。”

他的瞳孔骤然紧缩,像一条蓄势待发的蛇。

“他作为我们的一员,窝藏了西弗勒斯斯内普。”

德拉科不知道何许人也,只看到哈利收紧了拳头,魔杖从袖口出探头。

“你们这些获得永生的可恨之人都该死。邓布利多这个老不死的,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给他一颗子弹。”

一道绿光。

哈利的眼睛明亮的可怕,虹膜泛着阿瓦达索命那种浅而艳的光泽。

“那还真遗憾。邓布利多为一个人类放弃了永生。”

不待他显露惊讶神色,绿光没入,他已经和响起的哈利哑声的话同时倒下。



8.

其他巫师赶来收拾残局,而哈利盯着自己的魔杖发愣。德拉科叫了他两声,他才回过神来。

“邓布利多生前一直教我爱人。如今我却杀了人。”

德拉科舔舔干裂的嘴唇。

“不,你是因为爱才杀的人。”

福灵剂的效力还没过,有十二个小人在他脑子里齐唱赞美诗。他不用上天堂,他置身其中----

德拉科顺从自己的意愿抽出哈利的魔杖,搂住他的脖颈。

“看,爱是让人坚强的,也是让人放弃力量的。”

他吻上男巫的嘴唇,笃定这次没人会落荒而逃。

评论 ( 3 )
热度 ( 121 )

© 糁毡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