糁毡子

我本云端一散仙。



佛系理科高中狗。

【德哈】巴城流浪者

整理了一下。一发搞完。
summary:救世主力保马尔福离开阿兹卡班,之后却不知所踪。
关于生长在荒芜中的爱。
————————————————————

(一)

德拉科马尔福在阿兹卡班的第一缕晨光中醒来。头发蓬乱,周身疼痒似红蚁啃噬。他抬手伸进凝固着汗渍,脏污和屈辱的白衬衫,泄愤一般抓挠后肩。

感官上的开裂,似乎血珠顺着划痕自毛孔冒出。他口渴,干枯,发高热,又用力转移胳膊抚摸突出的肋骨。衬衫左支右绌,他听到线头崩裂的声音。

凉意让他意识到扣子掉落。敞露并不触动他——来阿兹卡班时他把自己的皮肉内外反转,每根骨骼和经脉都游街示众——去玷污正义之士的眼睛,收获波特暗中负罪的眼神。

德拉科费力蹲下...

2018-07-13

【德哈】一日囚徒(一发完)

烂俗德哈故事。
灵感一半来自小时候看的一个故事,另一半来自瑞克与莫蒂。烂俗全是我的锅。
不软不甜,又硬又短。
但我还是爱评论。
(里面这一天的时间就是六年级时候厕所里神锋无影那天。
---------------------------

“迷情剂中的几味配料,时间转换器里的金沙,一两滴福灵剂...精妙而大胆的搭配...德拉科,你想做什么?”

黑袍教授对面的男孩没有正面回答。他又瘦又高,金发暗淡肮脏,背也有些驼。蜡烛的光稀薄地涂在他身后墙壁上,留下一个细长的黑洞----他眼睛亮的可怕,仿佛最后的生命在其中燃烧。

男孩费力的开口。

“谢谢教授。这将是我最骄傲的作品。”

哈利波特从头痛中醒来,昨天赫...

2018-03-31

【德哈】男巫育儿手册(一发完)

一发小甜饼。
灵感来源于女巫和她们养大的孩子那个梗。只恨自己不会画画。
激情产物。食用愉快。
---------------------------

1.

哈利波特是一位长生不老的巫师。

和所有巫师一样,他住在霍格沃茨森林深处,每天只穿黑袍子来掩盖他那惊人的美貌,那美丽的像他腌死的癞蛤蟆的绿眼睛,那茂盛的像雨后的黑蘑菇簇的秀发...

他有两只松鼠仆人。年轻的一只叫多比,总是因为用力过猛而办砸主人给的事。另一只老的叫克利切,是哈利捡回来的,却对包括哈利在内的一切事物有刻骨的敌意。

就是因为这两个不靠谱的松鼠仆人,女巫赫敏竟然对哈利喋喋不休----她认为哈利作为巫师不尊重独立的生命。

哈利很...

2018-03-24

【德哈】旋转林木(八)

其实想法是这样的:
我想看看哈利如果失去了作为唯一人生目标的敌人后,他的人生会怎样受到德拉科的指引。
所有说喜欢的读者,爱你们。
我写东西太跳,仍希望有评论建议www
---------------------------

德拉科开始担负起情人的职责----虽然违和但看似顺理成章,几乎无微不至,从监视他按点吃饭到威胁他好好复习。哈利对前者很是不满:

“你自己天天宿醉我不就少吃顿饭吗?”

德拉科不做任何辩驳,用照常的行为告诉哈利他采取非暴力不合作。

哈利重新开始频繁做梦,期待第二天来临,分辨德拉科是否换了须后水。他也不再总是打扰罗恩和赫敏,布雷斯的回避态度让他奇怪,但和德拉科没有联系的事物不具备...

2018-03-17

【德哈】旋转林木(七)

我已经完全顺着自己漫无目的漂流了
卢修斯马上会有很多戏份www
(对自己写的东西再一次感到绝望/

---------------------------

“马尔福?”

布雷斯咂咂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哈利抱着手臂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我以为扎比尼少爷明察秋毫呢?”

布雷斯丧气的把脑袋搁到沙发背上:“我觉得你们闹着玩的。”

男孩挑挑眉毛,居高临下地盯住布雷斯直到他举起双臂:“行了哈利,你这个动作和你的亲亲哲学教授如出一辙。”

哈利收回视线转身离开,布雷斯眯着眼看他,灯光给他的背影勾出一圈毛边。他把嘴唇贴上玻璃杯,声波只够到达酒液里的气泡----“我还是觉得你们闹着玩的。”

罗恩则带着...

2018-03-11
1 / 3

© 糁毡子 | Powered by LOFTER